桃花扇的观后感1000字

2020-07-14 观后感 【 字体: 】 标签 : 观后感,1000,桃花扇 浏览量:286万

桃花扇

词:慕容花雪曲:以《青花瓷》曲

朱毫柔旋出桃花锦瓣素转红

葱郁横生的枝节只为衬你容

褶皱扇页画未成相思已渐浓

暂停笔轻蘸一砚相厮梦

汉隶赋诗扇骨间七言难传情

辗转彻夜的寤寐猜度伊人心

你的美遗世卓群

郁结心头情衷难自禁

桃花扇笑东风

芳丛寻芳踪

去年故园门中

人去已楼空

在扇页描桃花缀初见的回忆

恨当初放弃余生隔两地

桃花扇笑东风

芳丛寻芳踪

桃花扇历千年

浮生若云烟

似冥冥的轮回结缠绕着姻缘

你面带笑靥

朱染黄缀喷薄出桃花于扇页

镌刻绣章书别号只冀你记起

那从前在桃花中初见的温馨

极缱绻恍如隔世越千旬

六月骤雨覆青葱

节令葬春红

不忘小楼你笑靥桃花相映红

在浮生烟雨梦中

折枝桃花祭奠你离去

《桃花扇》

清初作家孔尚任经十余年苦心创作,三易其稿写出的一部传奇剧本,历来受到读者的好评。近代戏剧家欧阳予倩对《桃花扇》情有独钟,曾分别在话剧、京剧、电影等领域涉猎过这一题材。剧情以明代才子侯方域来江南创“复社”邂逅秦淮歌妓李香君,两人陷入爱河并赠题诗扇为主线,揭露了魏忠贤的亲信阮大铖陷害侯方域,并强将李香君许配他人,李不从而撞头欲自尽血溅诗扇,侯方域的朋友杨龙友利用血点在扇中画出一树桃花……

桃花扇共有40出,舞台上常有《访翠》、《寄扇》、《沉江》等几折。通过男女主人公侯方域(朝宗)和李香君的爱情故事反映明末南明灭亡的历史戏剧。所谓“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当时清初正是考据学极盛时期,影响了作者忠于历史的态度,剧本中绝大部分人物是真人真事,剧本所写的一年中重大历史事件甚至考证精确到某月某日,但由于并不是历史书籍,剧中加入故事情节,人物感情刻画,从深度和广度反映现实,并且有很高的艺术表现力,是一部对后来影响很深的历史剧。

全剧只有30名出场演员,作者将其分为“色部”、“气部”和“总部”。

色部是贯穿全剧表现“离合之情”故事主要情节的人物,又分为以男主角侯方域为首的及其周围人物的“左部”和以女主角李香君为首的及其周围人物的“右部”,共16人。

气部是表现背景历史“兴亡之感”的人物,又分为以史可法为首的忠臣的“奇部”和以马士英等为首的奸臣“偶部”,鉴于历史上不敢骂皇帝,将弘光皇帝分在奇部,共12人。

总部只有两人;“经星”张瑶星道士,“纬星”南京太常寺老赞礼,作为全剧幕中穿插,介绍背景,以情节外人补充交代叙事的人物。

桃花扇一剧形象地刻画出明朝灭亡前统治阶层腐化堕落的状态,中国各代王朝的灭亡实际和明代是如出一辙,“以史为鉴,可以知兴亡”,剧本脱稿后立即引起社会的关注,在舞台上经常演出。康熙皇帝专门派内侍向孔尚任索要剧本,看到其中描述南明皇帝耽于声色的情节,常皱眉顿足说:“弘光弘光,虽欲不亡,其可得乎!”。

桃花扇,菊花衣

花儿开的灿烂又美丽,多年前,一个叫香君的女子穿着金色的衣服,在花儿里奔跑,随风飘来的笑,今天成了回忆,还是菊花衣,还是桃花扇,只是没有了笑,显的多么空灵。

(一)

很多年前,有两户门不当,户不对的人家,男的叫侯方域,女的叫李香君。

香君家境不好,被迫到媚香楼做妓女,她能歌善舞,对自己只能在媚香楼了此余生很伤感。每天看着秦淮河水流来流去,总是期盼着有个好人遇到她,把她赎出来,她愿意跟那个好人过一辈子,即使去当小妾,也比在媚香楼卖唱好一百倍。至少可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不必在客人色眯眯的眼神中度日了。

那一天,香君去弹《春江花月夜》,无意中看到了侯方域,那一刻,她的心乱了,曲子也差点弹错,她知道,她的好人来了。侯方域也在看香君,香君脸微微泛红,匆匆结束了弹曲。

(二)

他们相爱了。

香君在侯方域的怀里问他:“方域,你会赎我吗?”侯方域一愣:“香君,我……”香君坐了起来,说:“没关系,我知道你嫌我出身不好……”候方域把香君搂在怀里:“香君,别胡思乱想,我会赎你的。”

第二天,候方域正在房间里来回走时,有人敲门。候方域急忙开门,却是好友杨龙友。候方域把杨龙友迎进门。杨龙友主动说:“方域兄,近来可好?”“一点都不好。”“怕是为了……”杨龙友笑了,“嫁妆吧!”候方域大喜:“龙友兄此番前来……”“我啊,是来借给你嫁妆的。”“那……”候方域心想:我可以赎出香君了,真是解我燃眉之急呀。“还不快着手办喜事?”杨龙友笑着说。

婚宴如期举行。

2006年/第3期(总第274期)●戏剧文学

《桃花扇》寄寓了悲欢离合之情与历史兴亡之感,它以朦胧诗意的奇幻境界结尾,不仅是对南明王朝的凭吊,而且传达出深沉阔大的对历史人生的空漠意绪。从主体意识的角度出发可以探析《桃花扇》的多层面意蕴,它包括历史题材本身的悲剧意义和作家流露出的浓郁历史悲剧感,更包含历史兴亡之感和沧桑人生况味,最后在特定文化情怀中升华出作品的深层意蕴。以《桃花扇》为艺术高峰的历史兴亡悲剧为研究中国古典悲剧提供了特殊视角。

一、兴亡抒写。前人大多肯定《桃花扇》是“写亡国哀感”的历史剧,这种情感有其特定内涵。“迩来世变沧桑,人多感怀”,①历史剧在晚明清初传奇创作中成为潮流。孔尚任以强烈的主体意识反思悲剧,兴亡感作为一种时代情绪,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桃花扇》以艺术方式展开了这种兴亡之感相互生发的内涵。奸佞当道、昏君误国,复社文人空争邪正、于事无补,忠义之士尤其是身份卑微者却显现出群体的人格光辉。这个沉痛的历史悲剧,使作者感慨悲愤,在历史沉思中生发出浓郁的悲剧感。明清易代、

“亡天下”的巨变给遗民们带来巨大的悲愤哀怨、精神创伤,《桃花扇》借情言政,客观意蕴包含亡明痛史中激发出来的民族情绪。

《桃花扇》作为恢宏的历史剧,以非凡的广度和深度反映了南明一代兴亡的社会时代面貌和人情世态,传达出亡国易代的深永哀恸。孔尚任明确表达了挖掘历史题材本身悲剧意味和对历史兴亡进行反思的目的:“场上歌舞,局外指点,知三百年之基业,隳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年,歇于何地。不独令观者感慨涕零,亦可惩创人心,为末世一救矣。”②《桃花扇》在宏阔的视野中形成历史叙事的冲击力,展开了富有历史哲理的内容和充满人生感慨的情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