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弹一星精神观后感1000字

2020-09-23 观后感 【 字体: 】 标签 : 观后感,1000,两弹一星 浏览量:23万

“两弹一星”学习心得

2015年5月29日,公司组织员工到山西省博物院参观“两弹一星”展览,公司全体职工除因工作需要不能参观外,其余6名职工全部进行了参观学习。

“两弹一星”已经成为一种精神——献身国防、无私报国、沤心沥血、励精图治,老一辈建设者为国防现代化建设隐姓埋名,淡泊名利,抛头颅洒热血,他们精神永存。我们要把“两弹一星”精神,学到家,学到骨髓里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敬业爱岗、无私奉献。

“两弹一星”的奋斗历程把重建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的努力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其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而在当代,虽然国际国内的情况与当年相比都有了很大不同,但“两弹一星”精神仍然是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宝贵精神财富和不竭力量源泉。新的历史时期,被进一步传承并赋予了新的内涵,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时代精神。我认为,社会稳定繁荣的发展离不开两弹一星精神。

再之后的载人航天工程,也很好地体现了两弹一星精神的巨大作用。当人们为航天载人的科技成绩欢呼的时候,很自然的就会想到“两弹一星”精神,让我们看到了“两弹一星”精神在传承、在发扬。今天中国航天事业的环境已和当年搞“两弹一星”时期大不相同,科研硬件大为改观,经费支持相对充足,人才高地已经形成,国际环境相对改善。但面对当代世界高新科技中最具挑战性的领域,面对难度最高、规模最大、工程最复杂、质量可靠性要求最高的载人航天工程,

航天科技团队仍然要勇于开拓、大胆创新,搞出属于自己的东西,取得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成果,在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两弹一星”精神非但没有过时,反而在今天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更加熠熠生辉。它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个人的提高、进步,更是整个社会繁荣而稳定地发展的支撑与动力。“两弹一星”的年代已经远去,可“两弹一星的精神”将永驻我们心底。

山西东兴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1999年9月18日,在表彰为研制“两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大会上,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饱含激情地说:“他们的英名和功绩,将永远与‘两弹一星’事业的丰功伟绩融为一体,记载在中华民族的光辉史册上。”同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发布决定,对23位“两弹一星元勋”予以表彰。在追授“两弹一星元勋奖章”的7名功臣中,有一个为许多人感到陌生的名字,那就是郭永怀。

1938年3月,郭永怀离开了日寇铁蹄蹂躏下的北平,克服重重困难,辗转南下来到了昆明,在由北大、清华和南开三校联合成立的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半工半读。面对外敌入侵的痛苦现实,郭永怀由衷地感到:一个没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将永远会被动挨打。正是由于这种强烈的爱国激情,郭永怀放弃了自己喜爱的光学专业,改学航空工程,立誓要为我国的军事科学奋斗终生。

航空工程是与力学研究紧密相连的,郭永怀为此加入了空气动力学的研究。这期间,他在周培源教授的指导下学习流体力学,研究流体力学中的一个难题――“湍流理论”。

1938年夏,中英庚子赔款基金会留学委员会举行了第七届留学生招生考试。考试结果,郭永怀与钱伟长、林家翘一起被录取。经过一番周折,一直到1940年8月,郭永怀才来到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应用数学系学习并获硕士学位。这样。郭永怀与他的同学们成了该校攻读硕士研究生的第一批中国留学生。

1941年,郭永怀又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理工学院研究可压缩流体力学,和钱学森一起成为世界气体力学大师冯卡门的弟子。1945年,他获得了博士学位,后留校任研究员。

1946年秋,冯卡门的大弟子威廉西尔斯教授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航空科学部的基础上创办了航空工程研究生院,邀请郭永怀前去任教,共同主持学院的工作,常怀报国梦想的郭永怀欣然赴任。期间,郭永怀先后晋升为副教授、教授。

新中国诞生前夕,郭永怀在康奈尔大学参加了中国留学生的进步组织――留美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每逢协会集会,郭永怀和大家谈论得最多的,总是中国的前途和命运。

1953年8月,中美继签订朝鲜停战协定后在日内瓦举行大使级会谈,周恩来总理和美方进行了谈判。经过中国政府的努力,美国政府不久被迫把禁止中国学者出境的禁令取消。

郭永怀的老伴李佩教授回忆说:“禁令一取消,老郭就坐不住了,整天和我盘算着回国的事。美国的许多朋友、包括已经加入美籍的华人朋友劝他,康奈尔大学教授的职位很不错了,孩子将来在美国也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为什么总是挂记着那个贫穷的家园呢?不劝倒罢,劝的人越多,老郭越来火,他说,家穷国贫,只能说明当儿子的无能!”一面是美国的优越的科研和生活条件,一面是祖国的需要,何去何从?他选择了祖国的需要。为了避免遇到美国当局制造的麻烦,他在和学生们聚会的篝火旁,掏出十几年来写成的没有公开发表的书稿,一叠一叠地丢进火里,烧成灰烬。这令在场的学生惊呆了,他的夫人李佩教授当时也感到可惜。

1956年国庆节的前一天,郭永怀动身返家了!

“看啊,五星红旗!”不知是谁高声喊起来,郭永怀像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趋步上前,抬起头望着,久久不动。

历经波折,郭永怀带着对祖国的赤胆忠心,也带着非凡的力学和应用数学的复合智慧,偕同全家回到了祖国。他的一家受到了党和政府及科技界的热烈欢迎。毛泽东主席亲自接见他。中国科学院则安排他和钱学森一起工作,任中国科学院刚组建的力学研究所副所长,和钱学森、钱伟长一起投身于力学研究所的科技领导工作。1956年底,刚刚成立几个月的力学研究所迅速发展为全国力学研究中心。不久,郭永怀受命出任研究所常务副所长。1957年,他又当选为中国力学学会副理事长,同年被聘为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学化学部学部委员。

1958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当时在北京,后搬到安徽合肥)创建了化学物理系,郭永

怀出任首任系主任。这期间。郭永怀创办、主编了《力学学报》和《力学译丛》,并翻译出版

了《流体力学概论》等多部学术名著,先后开展了新兴的高超声速空气动力学、电磁流体力

学等多项课题的研究,其成果不断引起国际科学界的瞩目。

期间,在中科院组织

的一次星际航行座谈会上,郭永怀提出我国要发展航天事业,并就运载工具、推进技术等问

题发表了许多重要见解。不久,他当选为中国航空学会副理事长。

1956年,

我国将研制发射地球卫星提到议事日程上来,郭永怀负责人造地球卫星设计院的领导工作。

1957年10月15日,我国与苏联签订了《国防新技术协定》,在协定中苏联明确承诺向

中国提供原子弹数学模型和图纸资料。1958年,负责核武器研制的第二机械工业部(二

机部)第九研究所(九局)在京正式成立(1964年2月,它发展成为负责核武器研制、

生产整个过程的研究设计院――九院,即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前身),开始了“两弹”研制

工作。

1959年6月,苏联方面突然致函中共中央,拒绝向中国提供原子弹的

数学模型和技术资料。1960年7月,苏联政府又照会中国政府,决定撤走在华的核工业

系统的全部专家,随后又停止供应一切技术设备和资料。苏联单方面撕毁协定和合同,给刚

刚起步的我国核工业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我国政府决定,我们自己搞!郭永

怀临危受命,他与王淦昌、彭桓武形成了中国核武器研究工作最初的“三大支柱”。

1960年,中国自己的105名专家学者组成了一支特殊的队伍。郭永怀历任九所副所长、

九院副院长,负责力学和工程方面的领导工作。为了便于科技攻关,九院成立了四个尖端技

术委员会,郭永怀领导场外试验委员会。场外试验涉及到结构设计、强度计算和环境试验等

任务,负责进行核武器研制的实验和武器化。郭永怀一方面为科研人员传授爆炸力学和设计

的基本理论,另一方面致力于结构强度、振动和冲击等方面的研究,加速建立自己的实验室,

组织开展一系列的前试验。

在郭永怀的倡议和积极指导下,我国第一个有关爆炸

力学的科学规划迅速制定出台,从而引导力学走上了与核武器试验相结合的道路。同时,郭

永怀还负责指导反潜核武器的水中爆炸力学和水洞力学等相关技术的研究工作。此外,在潜―

地导弹、地对空导弹、氢氧火箭发动机和反导弹系统的研究试验中,郭永怀也作出了巨大贡

献。

在对核装置引爆方式的采用上,郭永怀提出了“争取高的,准备低的,以先

进的内爆法为主攻研究方向”的思路。为确立核武器装置的结构设计,郭永怀提出了“两路

并进,最后择优”的办法,为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确定了最佳方案,对一些关键问题的解决起

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一方案不仅为第一颗原子弹研制投爆所采用,而且为整个第一代核武器

的研制投爆所一直沿用。

1961年初春,郭永怀和彭桓武、王淦昌被周总理派

专车接进中南海西花厅赴宴。席间,周总理深情地勉励:“我们刚刚起步的国防尖端事业,需

要尖端人才,你们是当之无愧的尖端人才,党和人民寄希望于你们啊!”同年7月,郭永怀科

技报国的热情得到了党的认可,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63年,为了

加快核武器的研制步伐,党中央决定将集中在北京的专业科研队伍,陆续迁往新建的核武器

研制基地。由于工作的特殊性,郭永怀必须经常奔波于北京和研制基地之间,他的身体承受

了太多的因为地域气候、饮食不同和工作过度紧张劳累带来的考验。

爆轰物理试验是突破原子弹技术的重要一环,当时已经年过半百的郭永怀与年轻的科研人员

一起,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经常在试验现场风餐露宿;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才钻进

帐篷恢复一下体力。好几次郭永怀都差点晕倒了,稍作休息,又硬挺着和试验人员一道作业,

一道攻关,指导科研人员反复进行物理引线、引爆方式、环境试验和炸药爆轰波理论计算及

安全论证等研究。

攻关在继续。中央领导同志深知科学家的艰辛。一天,郭永怀

和彭桓武、钱三强、王淦昌等被周总理请进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周总理、陈毅元帅、聂荣臻

元帅亲自作陪。宴会上。聂帅举杯宣布:“各位辛苦了!为感谢大家,总理要我和陈老总请大

家来开会,会议主题只有一个,吃肉!”

1964年10月中旬,在我国第一颗原

两弹一星精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诸多精神及政治语汇中的一个,象征了在欠缺良好环境下,从事科学技术开发研究的精神,象征了在欠缺良好环境下,从事科学技术开发研究的精神,也是科教兴国政策的开端。

对于中国而言,两弹一星是在非常艰苦、没有外援的环境下所开发出来的成果。而两弹一星精神象征了中华民族自立更生、在社会主义之下集中力量从事科学开发研究,并创造科技奇迹的态度与过程,组合的元素则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与科学精神并可以衍生至科技创新;知识经济等领域。在政治语汇上,类似台湾的;发展绿色硅岛。新竹科学园区奇迹两兆双等。

两弹一星精神,当成政治语汇可以用在科技发展、高等教育、人才培育等领域上,例如:用两弹一星精神创建一流大学用两弹一星精神开发资讯产业等。

两弹一星精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诸多“精神”及政治语汇中的一个,象征了在欠缺良好环境下,从事科学技术开发研究的精神,也是科教兴国政策的开端。对于中国而言,两弹一星是在非常艰苦、没有外援的环境下所开发出来的成果。而“两弹一星精神”象征了中华民族自立更生、在社会主义之下集中力量从事科学开发研究,并创造“科技奇迹”的态度与过程,组合的元素则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与“科学精神”,并可以衍生至“科技创新”、“知识经济”等领域。在政治语汇上,类似台湾的“发展绿色硅岛”、“新竹科学园区奇迹”、“两兆双星”等。两弹一星精神,当成政治语汇可以用在科技发展、高等教育、人才培育等领域上,例如:“用两弹一星精神创建一流大学”、“用两弹一星精神开发资讯产业”等。

阅读全文